风花雪月

发布时间:2020-05-04 17:44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  男人说他要出差,于是,就带上她一起去旅行。

接下来的几天辰九和小䒩,她闺蜜那两口子,四人玩的不亦乐乎。

辰九真的觉得以前的自己仿佛与世隔绝了,没想到外面的世界可以这么多姿多彩,以前自己看到的世界仿佛黑白。

他跟在三人后面第一次品尝了海底捞,第一次去各种娱乐场所嗨皮,感动到哭。

有天下午,辰九单独和小䒩出来逛街,这也是小䒩闺蜜安排的,她想给辰九小䒩二人创造机会,她觉得辰九这人不错,比小䒩前几个人男朋友靠谱多了。

辰九小䒩二人在街上逛着逛着走进一家女装店,小䒩看了一会儿,喜欢上了一套。

辰九说:“喜欢就买了吧。”

小䒩撇这嘴拿着衣服上的牌子让辰九看,标价1299。

辰九让小䒩先试试衣服合不合身,小䒩刚穿上,辰九看了一眼立马跑到收银台去刷卡。

小䒩看到好忙跑过去制止,但拗不过辰九,最终还是把那套衣服买了。

“别说我认识你啊!说了不让你买,你还付钱,真是的!”小䒩无奈的浅笑。

辰九傻笑乐开了花。

辰九自己买的衣服价钱最贵都超不过500,却二话不说给小䒩买了一套1299元的衣服,也许这就是爱的精神吧,可以为自己爱的人付出一切,只求爱的人好。

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一个礼拜过去,四人都到了告别的时候,小䒩也上了班。

辰九和她闺蜜那两口子三人准备一起去火车站,这时辰九突然想起过两天就是小䒩生日,再过几天就是情人节,可这次要回去上班,就不知道何时能再见到小䒩。

于是小䒩闺蜜和男朋友为辰九策划了一场生日加真情告白的仪式。

他们一起去蛋糕房为小䒩订蛋糕,去花店为小䒩买花,在酒店房间里好好的布置了一番。

到了晚上,他们打电话骗小䒩,说他们临走时把一些行李忘在酒店房间里了,让小䒩帮忙拿一下,一切准备就绪,都在掌控之中,顺进行顺利。

他们藏在酒店房间里,关上灯,等待小䒩出现,辰九这时紧张的要命,这是她第一次告白,心里没底儿,她不知道小䒩是接受还是拒绝。

等了许久,小䒩终于出现在黑暗的房间里,这时辰九突然出现,手捧蛋糕,把小䒩吓了一跳,连连后退几步。

“生日快乐,我爱你!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辰九说完放下蛋糕,抱住了小䒩,小䒩在辰九肩上哭成泪人,辰九心里欣慰万分,他觉得小䒩这样就是默许接受了他的表白。

这时,房间的灯突然亮了起来,小䒩闺蜜和男朋友也出现了,吓得小䒩赶紧从辰九怀里挣脱,大声喊到:“你们怎么也没走啊!大傻逼!”

“我们走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小䒩闺蜜说完拉着男朋友走出了房间。

小䒩和辰九坐在床上,“开心吗?”辰九问。

“嗯!”小䒩说着眼含泪话投入辰九的怀抱。

“你之前说过你马上辞职要来这边上班,要等到什么时候啊?”小䒩问。

“再等一两年吧。”

“什么?一两年后我都多大了,昨晚我还做梦没人娶我了,我表哥说我没人要了,只有他娶我了。”小䒩说着眼泪流的汹了。

辰九见不得女人流眼泪,心疼的说:“别哭了,我过了年就回来好吗?”

小䒩点头。

辰九第一次吻了小䒩,小䒩很配合,两人舌头互相纠缠在一起,仿佛在互相传送心灵上的最真实的情感。

问吻着吻着,人类天生自带繁衍技能的天性从辰九身上释放出来,他把小䒩压在身下,想更深一步灵魂的交流,但被小䒩拒绝。

“我们是不是太快了。”小䒩推开辰九说道。

辰九见小䒩不愿意,自己就不勉强,因为他懂得尊重是爱一个人的根本。

那天晚上,小䒩没有回家,和辰九躺在在一张床上,两人什么也没做。

  后来,她让男人讲述了他和他妻子的故事。原来,他们曾经真的很相爱。

       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十三天

  细细品尝着嘴里甜中带涩的美酒,她的内心深处又浮现出什么情景?那些誓言,那些背叛,那些爱,那些恨,那些不甘,那些堕落,那些绝望,那些记忆,她到底应该抱着怎样的态度?原来如此摇滚的歌曲里,也有一些不得善终的爱情,不然她也不会没来由的掉起泪来。

第二天一早,小䒩给辰九发信息,辰九住的酒店离火车站近,她想让辰九帮忙去接来找她玩儿的闺蜜和闺蜜的男朋友,还说昨天都是辰九请客,今天该她请客了。

可以的话让想让辰九在这里多玩几天,随便认识下新朋友。

辰九二话不说便答应了,这意味着他能和小䒩多相处些时间,既然人家都主动了,何不趁热打铁,自己的春天到了,好开心!

接到了小䒩闺蜜和闺蜜男朋友后他们简单的认识了下,坐车去找小䒩。

找到小䒩,他们去饭店吃饭,饭桌上闺蜜一直调侃小䒩什么时候交的新男朋友,小䒩一直解释辰九只是自己的老同学,辰九脸皮薄,一听小䒩闺蜜和男朋友起哄要他俩在一起,脸上就泛起了红,一直红到脖子上,红到耳朵根上,仿佛喝多了酒。

吃过饭,小䒩要去付账,被辰九抢先一步,小䒩无可奈何,辰九沾沾自喜。

“你再这样,就不和你一起出来玩了啊!你回去上班吧!”小䒩假装生气,心里欣慰,因为辰九是第一个主动为他买单付账的男人。

“没事儿!请你们吃饭,不亏啦!”辰九笑道。

晚上,辰九跟着小䒩他们三个第一次进了酒吧,辰九觉得自己是一向比较宅的人,酒吧是灯红酒绿的地方,不适合他这种人去,也没勇气去。

刚踏进酒吧的门,动次打次的音乐震耳欲聋。震的辰九浑身向下不舒服,感觉心脏随时都有震出来的可能。

小䒩娴熟的叫来一名酒保,要了几瓶酒和冰块,闺蜜和男朋友也是熟练的倒酒加冰,只有辰九傻兮兮的坐在那看着他们做的一切,然后比葫芦画瓢。

那晚,辰九看到另外一面的小䒩。

她站在人潮拥挤舞池里面,和那些在舞池里手舞足蹈,放荡不羁的人们一样,甩头扭腰,跟着震到让辰九想吐的DJ音乐富有节奏性的摇摆着,五彩的灯光快速闪烁着照在了小䒩的脸上,让辰九心中产生一种疏离感。

小䒩闭着眼睛,头上乌黑的瀑布在头部大幅度的摇摆下溅起一波又一波的浪花,浪花溅到小䒩的脸上,洗去了小䒩文静和矜持,洗去了小䒩静美的身姿和高雅的气质,洗去了小䒩的感性和温情。

辰九拿起加了冰的酒一饮而尽。

“走啊!一起嗨皮去!”小䒩的闺蜜和男朋友说道。

辰九婉拒。

辰九自己酒倒满,连续喝了三杯,他想让自己喝懵掉,好有勇气加入他们,他想走进小䒩的生活,他想走进小䒩的心田。

他说服自己,这个地方只是小䒩放松自己自我的一个途径,出了酒吧的门,她还是那个优秀的小䒩。

酒劲上来了,他也想开了,这时在看小䒩,觉得小䒩更美了,在舞池里小䒩是扭得最性感的,甩头最酷炫的,表情最妩媚的,身材也是最火辣的!

舞池上那么多人放荡不羁起来是多么的开放,这对于男的来说是揩油调戏美女的好机会。

辰九看到一个肥胖的光头男性光着光膀子。扭着一身丑陋的肥肉,像注了水的避孕套。正在慢慢靠近小䒩,辰九赶紧进了舞池,一把护住小䒩,在小䒩面前尴尬的扭着极不协调的身体,后面的注水避孕套知趣的去寻找下一家。

小䒩看着辰九扭的别扭,边跳边笑。

随后,小䒩拉着辰九来到舞池最前面DJ的位置, 三四个DJ在高高的台子上,有的打碟,有的唱歌,有的带动大家一起摇摆,活跃气氛。

辰九和小䒩的位置特别显眼,辰九仿佛看到舞池里的人群都在看自己和小䒩,心生忐忑,跳吧难看,丢人。不跳吧,呆逼!傻气。

索性就闭上眼睛手舞足蹈起来,这时脚下一热,一股烟雾喷了出来,辰九睁眼一开,舞池瞬间烟雾缭绕,仿佛进了妖怪的洞府。

烟雾不断的喷出来,辰九来回躲闪,他真希望烟雾下次再喷出的时候,自己突然消失在烟雾中,就像变魔术一样,瞬间转移到台下脱身。

辰九闭着眼,边扭边想,突然被人吻了一口,睁眼一看,是小䒩。

辰九心里可开了花。

辰九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,他问小䒩:“还不回去吗?这么晚了?”

小䒩一看表确实太晚了,就去叫闺蜜那两口子,但那二位玩儿的正嗨,不愿回去。

“我们先走吧。”

“不等他们吗?”

“没事,他们对这挺熟的。”

听了小䒩的话,辰九觉得有些好奇,但也没说啥, 他心想,难道小䒩他们之前经常来这边“放荡不羁”吗?

辰九准备拦出租车送小䒩回去,被小䒩拒绝,小䒩说要走着回去,辰九顺着她。

  她沉默,既然如此疲惫不堪,那么,当初结婚的初衷又是什么?

后来辰九回到工作的地方,天天和小䒩通电话,发微信,聊的火热。

可渐渐的,辰九给小䒩发信息,打电话。对方都没回应,辰九给小䒩闺蜜打电话问情况,几个人商量再次去找小䒩,当面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?

辰九和小䒩闺蜜那两口子到了小䒩公司单位门口等小䒩下班,下班后小䒩从公司出来看到辰九转身就要离开,幸好被闺蜜拉住。

晚上辰九和小䒩单独在一起交谈,辰九问小䒩为什么突然不接电话,不回信息。小䒩都是敷衍的用“忙”来回答。

辰九追问的紧了,小䒩说了实话,她说自己努力让自己爱上辰九,但是做不到。她不想骗辰九,辰九为她做的一切她确实很感动,但是,感动和爱是两码事。

她还说辰九送她的东西为她花的钱,她都会还给辰九,辰九听到这里心疼无比,不再让小䒩说了。

那天晚上辰九独自一人徘徊在大街上,闷闷不乐,他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难道小䒩真的不爱自己,那她给说过的话,那一个吻算什么?

如果小䒩不爱自己,那她为什么为了和自己见面去公司请假,耐心的在咖啡店等自己呢。

如果不小䒩不爱自己,那她为什么……那她为什么……

想到这里,辰九第一次为一个人女孩儿哭了,他蹲在马路旁的树下,眼泪像决堤的的河水。

回到酒店小䒩闺蜜得知情况后,闺蜜说出一些话让辰九不可思议,五味杂陈。

小䒩闺蜜说:“你也别太难过,你对她那么好,她不知珍惜,傻逼一个!以前他几个前任男友一个比一个人渣,她还舔着脸对别人好,到最后还不是被别人甩了!”

“对呀!你别想那么多了,其实在你之前还有一个男的和你差不多,也是小䒩特别好,后来也是用同样的方式拒绝了那个男的,后来那个男的就消失了。”闺蜜男朋友说道,闺蜜使眼色推搡了一下男朋友。

辰九什么也没说,第二天一早就走了。

从此,辰九再也没和小䒩联系过,小䒩也非常默契的不去主动联系辰九。

辰九到现在还搞不明白,小䒩到底这么做到底什么意思?

他原本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忘不了精致双眼皮下两股清泉般双眸,飞流在腰间瀑布般的秀发。

但是他在酒吧那向自己撒了个谎,骗了自己。

他内心对小䒩的爱早已在那晚酒吧里,被小䒩乌黑瀑布上溅起的浪花一一冲刷掉。

只不过他不愿相信这是真的,直到后来现实给了他一巴掌,才清醒过来。

直到后来他才明白,在台下观看爱情舞台剧的观众永远上不了舞台,就算上去了,唯一能做的也只是为演员送一束鲜花。

  爱,到底有谁真正爱过我?

辰九暗恋了小䒩八年,从小䒩高中到小䒩大学毕业,辰九都一直默默关注着小䒩。

在辰九眼里,小䒩是一位敢爱敢恨的女孩儿,不像自己这么懦弱,始终上不了爱情舞台剧上,只能做一位台下的观众。

每次看到小䒩在朋友圈晒交到新男友时的幸福和分手后的伤心,辰九内心都会荡起一丝波澜,可那又能怎么样呢?

他想劝说小䒩远离渣男,他想在小䒩最伤心的时候陪在她身边。

然而这些事情都没发生,辰九还是那个独来独往,在台下观看爱情舞台剧的辰九,小䒩还是那个在爱情里越挫越勇,敢爱敢恨的小䒩。

某年莫月,辰九得知小䒩单身长达一年再也没找新男友的消息,他坐不住了。

他买了张去小䒩所在城市的火车票,提前给小䒩打了电话,那是这么多年他第一次鼓起勇气给小䒩打电话。他不记得当时在电话说了些什么,只记得和小䒩通电话时紧张激动的心情。

见面的那天,小䒩在他们提前约好的咖啡店等辰九,小䒩坐在靠窗的位置,低头拨弄的手机,时不时抬头看向窗外,辰九到了咖啡店门口,正好看见小䒩扭向窗外的脸,他一眼就认出了小䒩,她一点没变,还是那么漂亮。一头乌黑的秀发像一条壮观美丽的瀑布飞流腰间,精致双眼皮下的双眸像两股清泉,微微一眨,波光粼粼。

辰九心中热血沸腾,暗下决心,一定要走进小䒩心里。

辰九推门进店,故意没喊趴在桌子上玩手机的小䒩,轻轻地坐在她的对面,可还是引起了小䒩的注意。

小䒩抬头看向辰九:“对不起先生,这里有人了。”辰九不语,扭头浅笑。

小䒩无奈,上下打量一番辰九后,一脸遇到奇葩的表情,准备起身,却被辰九拦住。

“小䒩,你干嘛去?”这一叫搞得小䒩一头雾水,愣愣的看着辰九。

“不认识我啦!老同学!”辰九笑着摘下眼睛看向小䒩。

“哎呀!辰九!你吓我一跳!我还以为遇到神经病了!”小䒩惊讶的说着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“你怎么变化这么大,脸上痘痘没了,还戴了眼镜,你要不叫我,我真认不出你了,变帅了呀!”

辰九没说话,一个劲儿的笑,不知是小䒩夸他心里偷着乐,还是自己捉弄小䒩成功了。

在咖啡店里,二人边喝咖啡边聊天,聊了好多以前上学的往事和各自近几年的状况。

  她走到浴室,看着自己身上的点点印记,这是说明那不是一场梦的证据。热气很快弥漫了整个房间,她用手擦了擦面前的镜子,镜子里的那个人,她突然觉得好陌生。酒店里的浴室让她觉得烦躁,她狠狠地搓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,却总觉得怎么也洗不干净。

他们中午去看了电影,小䒩还是那么感性,看到电影感人的情节就落泪,坐在一旁的辰九不知所措,想拿纸给小䒩擦泪,奈何兜里没纸巾,只能眼睁睁看着小䒩自己用手抹眼泪,心里有些许自责。

在辰九心里,为小䒩擦泪这简单的举动也算是表现的一个机会,他不想漏掉每个细节,他认为某个细节做不好,都有可能是酿成失败的原因。

晚上在KTV唱歌,偌大的包间里只有辰九和小䒩两人,小䒩点了首《成都》,唱到“你会挽着我的衣袖,我会把手揣进裤兜”时,突然挽起了辰九的胳膊,辰九的胳膊被小䒩突如其来的小手挽住,有些不自在,但很开心。

她看着小䒩唱歌时的性感的红唇,有种想吻上去的冲动,他脑海里快速浮现出偶像剧里男女主角热吻的画面,内心好似有火在燃烧,但很快脑海里又浮现出女生被强吻后狠狠的给了男人一巴掌:“臭流氓!”

内心的火焰很快就被后来的想法熄灭。

晚上辰九送小䒩回家,一路上除了和小䒩聊天就是自己傻笑,看到辰九傻笑,小䒩以为辰九疯了。

但只有辰九心里知道,多年不见,小䒩能为了和自己见面特意向公司请了假。和他一起喝咖啡、吃饭、看电影、K歌,现在两人还压着马路,侃侃而谈。仿佛嗅到了恋爱的味道,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是吗?

辰九把小䒩送到小区门口,两人互说再见后,小䒩转身走进小区的大门,辰九站在原地,依依不舍的看着小䒩曼妙的背影,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才离开。

回酒店的路上,辰九边走边乐。脑子里充满了对爱情的憧憬。

  爱?爱?爱到底是怎样的?怎样的才算是爱?

直到后来他才明白,在台下观看爱情舞台剧的观众永远上不了舞台,就算上去了,唯一能做的也只是为演员送一束鲜花。

  她问男人,为什么来这?

  爱。不过是,月黑风高夜,风花雪月事。

  男人说,凡事,不要太认真。所谓及时行乐,又何必作茧自缚。

  那么,现在还爱吗?

  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给你。

图片 1

  手机铃声响起,一个陌生的来电。

  不想回家,老婆总是疑神疑鬼。

  男人带她去吃饭,体贴地为她夹着菜,他说女孩子应该多注意身体。后来,他带她去了酒店。男人痴迷地吻着她的身体,而她,又是为了什么执迷呢?男人问她,你还在上学吗?她点点头。男人把她拥进怀里,我一定好好待你。

  男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你不会当真了吧?我还以为你和别的女人不一样。

  有那么一瞬间,她紧紧地抱住了男人。像是一只害怕得瑟瑟发抖的小动物,终于寻求到一个温暖的怀抱。房间凌乱的衣物,昏黄而暧昧的灯光,异常燥热的空气,急切的呼吸。她和他就像是一个野兽,拼尽全力地撕咬着,肆无忌惮地索取着,直到要把彼此间的最后一丝生气吸干吞尽。在这样窒息的贴合下,她反而觉得安心。哪怕是身处一片空白,也总比那些生不如死的记忆来得好。

  她没有打招呼,他也没有打招呼,陌生人而已。

  男人伏在她的耳边,一遍遍说着,我爱你,我爱你……

  【5】

  【6】

  男人和她的交往,到底是属于哪种情况?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算了。就这样吧。

  醉,那就醉吧,醉了就好。

  也许不那么爱了。

  男人变得严肃起来。随后不以为然的说道,不准你再开这样的玩笑。

  那你能娶我吗?

  当下流行的劲爆歌曲,五光十色的闪烁灯光,还有熙熙攘攘的男男女女。

  你有很烦心的事吗?

  你怎么了?男人的话把她的思绪拉回到现实里。

  一个男人的声音,我们能见个面吗?

  吃过晚饭,她回到房间。床上摆着一大堆玫瑰,在皎洁的月光下,散发出迷人的芳香。她问男人,这是给我的吗?男人走过去抱住她的腰,当然。她转过身,男人却让她闭上眼睛。一丝冰冰凉凉的触感在脖子间移动,她睁开眼,是一条漂亮的项链。一番激情之后,她大声笑道,你对我这样,好像我们是在谈恋爱?男人狠狠地捏着她的脸颊,难道我们不是在谈恋爱吗?

  男人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,不停地游动着。这是一种如此陌生的感觉,她愣了不知所措。不是说醉了就不会难过吗?为什么胸口还是感受到疼痛?也罢,为何还要苦苦死撑呢?她追随着男人的舌头,热情的回应。反正他也不会回来,永远不会回来。

  那些所谓的爱里,为什么要有欺骗?为什么要有玩弄?为什么要有背叛?

  作茧自缚?作茧自缚?我真的是作茧自缚吗?可是,那段真真切切存在过的爱恨,我又该拿什么去把它完全忘怀?做不到,所以痛苦。痛苦,所以做不到。

  每次见面,男人总是会痴缠于她的身体。她迷惑了,这难道也能称为爱吗?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