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力者的生肖迷信:明武宗下令禁止杀猪

发布时间:2020-05-04 13:09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图片 1

    本文摘自《帝国的溃败》,作者:张鸣,东方出版社

    中国人都有属相,十二生肖,怎么也得占一个。现在的年轻人被西方的星座迷住了,只谈星座不论生肖。但星座没有流行之前,人们对自己的属相还是相当在意的。有意无意,总觉得自己属相的那个动物,跟自己多少有点关系。这其中,属龙的最好,因为世界上原本就没这种东西。除了传说,或者雕刻和画上的龙,龙跟人们的生活不发生关系。而且龙到底是个什么脾气秉性,谁也说不好。人说胆小如鼠,气壮如牛,但没有说气壮如龙的。只有一个龙马精神,但说的是马,不是龙。

    我刚懂事的时候,被大人告知我是属鸡的。翻看十二生肖图上的鸡,感觉很亲。再大一点,对家里养的鸡自觉负有义务,经常出去弄野菜喂它们。家里来了客人,杀鸡待客,我心里愤愤,但无力抵抗,遂以不吃代为抗议。这样的傻事,一直到成年才不做了。

    一介小百姓对自己属相的动物表示亲近,甚至溺爱,大不了是一种偏好,跟别人无关。即使看着人家杀跟自己属相相同的动物,顶多也就是跳着脚抗议,没有用,也碍不着人家什么,弄不好还招来一顿打。属鼠的人不灭鼠,眼看着家里老鼠成灾,也只好随它去。但是,如果是大人物也这样狂热地生肖迷信,而且手中的权力恰好没有什么限制,这个事可就大了。

    宋仁宗赵祯对自己的属相很在意。他跟我一样,属鸡,心里老大不乐意人家杀鸡。只是,他是个仁慈的皇帝,不能下令禁止天下人杀鸡。但是有一条,京师之内人们买卖鸡只,不能倒提着走,多少给鸡们留点脸面。但是,他的后辈宋徽宗赵佶就没这么宽厚了,宋徽宗属狗,见了狗就亲。宰相范致虚拍马屁,上书说陛下属狗,可京师有好些人以屠狗为业,还是禁止的好。于是,宋徽宗下令天下禁止杀狗,保全了狗命,让好些人失业,好些人没了吃狗肉的乐子。到了明朝,出来一个长不大的顽童皇帝,明武宗朱厚照。此公姓朱,属猪,对猪有特殊的感情。于是登基之后,下令禁止杀猪、吃猪肉。中国人吃猪肉由来已久,蔚成风气已经几千年了,真的不知道那些日子国人是怎么过的。

    武则天信佛,自己有一阵儿吃素,忽发奇想,下令天下禁屠。这样的事儿,属于跟生肖迷信类似的偏好泛滥。在则天朝,好一阵儿害得天下人都没法子吃肉了。幸好官员们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想出来办法应付。凡是桌上有肉,众口一词,都说这玩意是自己死的,没人杀。所以,也没耽误大家享受,至少没耽误官员享受。这个武则天,信佛就禁屠,不许杀生。但看上了清俊的小和尚,却拉入宫里做面首,破了人家的色戒,那又怎么说呢?跟强权者没处说理去,大权在握,什么都是她说了算。

    皇帝这样胡来没人能拦着,人家是天子。但是,有些官员一朝权在手,在自己管辖的一亩三分地,也敢贯彻生肖迷信。清朝有个县令属牛,禁止自己辖境百姓杀牛。但凡抓到杀牛的,就把屠夫关起来,周围放上他所杀之牛的肉,大热天,让其腐烂发臭。臭气熏天,以至于把人熏死。那时候百姓其实也不乐意杀牛,但这样对付杀牛的,也让人受不了,几至于激成民变。

    属什么,跟属的那个动物没有关系。这一层意思,在那个时代,也许人们并不十分清楚。但是,迷信到要捍卫这个属性的动物,尤其这种动物属于家禽、家畜的时候,就有点荒唐了。只有大权在握的人,能够把这种荒唐发挥到极致,让老百姓因此而过得不爽,有些人(犯 了禁令的)还可能因此而丢了性命。

    偏好,嗜好,好些人都可能有。但是,有权的人把自己的偏好放大,施之于治下的民众,则成了灾难。楚王好细腰,后宫多饿死。那些饿死的,是自己要讨楚王的欢心,心甘情愿,饿死活该。但是如果楚王下令,境内所有女人都必须细腰,腰不达标就要接受惩罚,这就是暴政了。

    所以,不受约束的权力是灾难。因为这些权力的拥有者,一旦有了某种迷信性的偏好,就有可能转化为公共政策,甚至法令。

下一篇:没有了